遇書則不達~談達達音詩“原始奏鳴曲”

March 18, 2018

    西元2015年12月3日下午4點15分, 在台北南海路的植物園荷花池畔,飄盪了達達音詩“原始奏鳴曲”的陣陣漣漪。由來自荷蘭的聲音藝術家 Jaap Blonk 與台灣即興音樂家以“快閃”形式演出的戶外即興音樂,與荷花池的水聲、鳥聲、風聲、路人腳步聲、說話聲,共同為當天晚上的音樂會“原始奏鳴曲”譜出台北達達的序奏!

 

    當天的戶外快閃即興,音樂家分散在池邊, 用各式各樣的聲音元素展開即興音樂的演奏。Jaap以他獨特開發的聲音表演方式, 直觀而大膽的玩弄聲帶,引起路旁民眾好奇的凝視。從表演開始, 植物園的巡警就一直跟著音樂家, 對於演出唯恐造成民眾的不安而不斷地詢問音樂家 what 、why和 who。這個場景, 和Jaap在 1986年一次 “原始奏鳴曲”演出中,被台下的(龐克搖滾)觀眾辱罵、丟擲啤酒瓶,而台上的 6位保全人員則奮力地阻止要衝上舞台毆打Jaap的觀眾時的場景,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為何達達會打打?

 

    達達運動(Dada)的創始人德國作家 Hugo Ball (1886~1927)說過:達達運動的精神, 在於對現實的感知與批判。1916年達達運動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氛圍中誕生, 除了反應藝術家對當下社會現況的感知與恐慌,他們更藉由對藝術本質的批判進而對社會現況發出怒吼。他們無力改變政治與財經,但是卻從社會的主流意識與價值觀中,大肆撻伐保守的資產階級(bourgeois)以及庸俗的物質主義者(philistinism)。最為人所熟知的早期達達創作就是法國藝術家 Marcel Duchamp 在紐約被拒絕參展的作品“噴泉”(1917)。這個將小便斗倒立放置而成的作品,衝擊了當時一般民眾對藝術的認知,改變了20世紀美學的思維(readymades ,conceptual art)。

 

    音詩(sound poetry)是達達運動初期的產物。達達的作家以及詩人, 對於當時被大眾及軍方媒體濫用的文字感到不滿, 於是選擇跳出語文的框架, 以無意義的字母組合成句,除去語文的意識型態,將“字聲”直接訴諸於聽覺感官,不管是朗誦的詩人, 或是聽眾, 都以最直觀的方式詮釋或理解, 將“詩”最內在的能量外顯在聲音的世界裡。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dll rrrrr beeeee bö dll rrrrr beeeee bö fümms bö,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的了 可可可可可 北厄厄厄厄 波 的了 可可可可可 北厄厄厄厄 波 富姆姆斯 波

 

(原始奏鳴曲 第一樂章導奏4~6行)

 

“原始奏鳴曲”的創作者 Kurt Schwitters (1887~1948)是德國藝術家,擅長繪畫、音詩、雕朔等形式的創作。他的3D立體拼貼技術, 將廢棄的木塊、器具把手、棉線、布料、石頭、用過的車票、舊報紙的碎片等現有的廢棄物件(found objects)組合成一幅立體的繪畫,除了延續了Duchamp舊物新釋的概念,更將他在戰爭中所看到殘垣斷壁、碎物破窗的景象轉化為拼貼技法(collages)所呈現出的意象,透露了戰後人們殘破受傷的回憶與心境。

 

“在戰爭中, 一切都變得極度混亂。曾經在學校學過的東西都毫無用處,然而有用的新想法卻還沒到來。。。。事物都被破壞殆盡了,而新的事物必需使用這些被破壞舊事物的零星片段來製造。。。。”

 

而音詩, 以字母的拼湊組合所產生的聲景,也剛好符合了拼貼技法所產生的詩意,呼喊著聽者對於聲音最原始的經驗和記憶。陽剛的爆破音(P, K, T, S...),雄壯明亮的母音(A, O, U),涵蓄的鼻輔音(M, N, ),溫柔的邊音(L)等等,字母發聲的物理特性影響了字母聲音的性格, 而也給予朗誦者與聆聽者詮釋與理解音詩的線索。

 

“原始奏鳴曲”以音樂術語中“奏鳴曲”的曲式做為抽象音詩的主體結構,透過導奏、主題、呈示、發展、再現、華彩奏、尾奏等曲式的進程將語音以音樂的形式包裝,使得抽象的聲音有了型態和邏輯。四個樂章不相同的曲式風格更將音樂中的各種表情與張力轉移到了音詩的聲音上, 讓語音產生了音韻、速度、力度及音色的變換,讓“音樂用説的給你聽”!

 

Fümms bö fümms bö wö Fumms bö wö tääää?

Fümms bö fümms bö wö Fumms bö wö tää zää Uuuu?

Rattatata tattatata tattatata        

Rinnzekete bee bee nnz krr müüüü?

Fümms bö

Fümms böwö    

Fümms bö wö täää?????

 

(原始奏鳴曲 第一樂章尾奏)

 

就算是抽象的音詩, “原始奏鳴曲”中的聲音意象,還是會與我們的生命經驗產生連結, 將隱諱不明的內在世界曝光出來:詩中有德語 rakete (火箭飛彈) bombe (炸彈)、Rumpf(機艙)等軍事武器名詞的使用或形變,說明作者受到戰爭的影響所隱含在作品中的意象。

 

Jaap Blonk以詮釋音詩“原始奏鳴曲”聞名世界。在他25歲時,因為沈浸於詩與音樂的世界中, 決定放棄當時正在攻讀的數學系,重新尋找自我的價值與創造力。26歲時無意間聽到 Arnhem戲劇學員的學生朗讀“原始奏鳴曲”得到啓發,之後就在學校的圖書館找到這個作品並將之拷貝,放在家中的書櫃上,經過兩年半的不時的翻閱和研讀, 發現他已經將這首Schwitters耗費10年所做的 30多頁作品內化並且可以背誦。Jaap演出“原始奏鳴曲”的路程, 也就此展開。

 

Jaap詮釋這首沒有節奏、力度和音高指示的“原始奏鳴曲”,以他對於德語語音的直觀和想像,以及Schwitters給予的表情術語及曲式,創造朗讀時語音的律動及張力。詩句時而激動快速,時而俏皮躍動。有時突然悠悠高歌, 有時突然凝視不語。在舞臺上,他可以如軍人般嚴肅地立正疾呼口號,可以如鄰家大哥般溫柔地招手向聽眾親切的關懷問候,也可以如分手的戀人或經商失敗的商人在舞台上來回踱步,喃喃自語。Jaap的朗讀,運用臉部各種表情及肢體的動作來輔助或改變語音的振動共鳴,並且會誇張的延展語音振動的時間或突出唇舌發音的運作,讓語音展現出更意想不到的聲響效果,豐富聽眾的聽覺世界。

 

 

12月3日晚上Jaap在台北南海劇場的演出,把台北的夜空灌爆了100年前在蘇黎世伏爾泰酒館(Cabaret Voltaire)中的煙味酒氣,將隱藏在台北平靜夜空下蠢蠢欲動的心靈, 自由奔放地達達達達!

 

Jaap Blonk 相關介紹連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2qOO5ersWU

 

2015/12/2~3《原始奏鳴曲》節目介紹

https://www.artsticket.com.tw/CKSCC_MOB/Application/MOB1040.aspx?ProductID=oK4bYlG1Gfze6Ok77xVt9w

 

 

 

照片翻拍自網路

 

 

 

 

Jaap Blonk受邀來台參加2015年台灣國際即興音樂節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Please reload

Archive

Please reload

Tags

Please reload

Taipei City, Taiwan

©2017 by Taiwan Computer Music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